1111111111111111111111

正确認識新疆若幹曆史問題 堅決同“三股勢力”歪理邪說作鬥争

2019-08-09 09:55 伊犁日報  

正确認識新疆若幹曆史問題 堅決同“三股勢力”歪理邪說作鬥争

伊犁州體育局黨組書記、局長 加列力·努爾培易斯

中國多民族大一統格局是自秦漢以來基本形成的曆史傳統和獨特優勢。在多民族大一統格局下,新疆始終都在中央政府統一管轄之下,這是新疆曆史發展的主流和方向。但19世紀末20世紀初以來,“三股勢力”陰謀分裂祖國,千方百計地篡改曆史,捏造各種虛假曆史事實,編織了一整套歪理邪說。這些歪理邪說嚴重誤導了大批基層幹部群衆和青年學生,對國家安全和社會穩定造成了嚴重危害。因此,在新形勢下深化對國務院新聞辦發表的《新疆的若幹曆史問題》白皮書精神的學習和理解,堅定堅決地同“三股勢力”作鬥争尤其重要。

一、新疆從來不是所謂的“東突厥斯坦”,而是中華民族血脈相連的家庭成員。

中華民族是由56個民族組成的命運共同體,新疆各民族是中華民族的組成部分。中華民族的形成和發展是曆史上中原各民族與周邊諸族連續不斷交往交流交融的結果。早在2500多年前的春秋戰國時期,在中國大地上形成了以華夏族群為核心的諸多族群,經過秦漢時期440多年大一統,形成了以漢族為主體的多民族格局,并經曆了魏晉南北朝時期的民族大融合。至隋唐時期空前鞏固,元朝時期空前政治大統一,大規模的民族遷徙活動基本奠定了以漢族為主體的多民族雜居局面的形成,又經過明清兩代的大一統,各民族間的交往交流交融進一步加強。在以多民族為基礎長期的曆史融合過程中,新疆這塊寶地成為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大舞台。在長期的曆史進程中,新疆各民族手足相親、守望相助,形成了誰也離不開誰的密切關系。新疆是新疆各民族的家園,更是中華民族共同家園不可分割的組成部分。

二、新疆從來不是所謂的“東突厥斯坦”,而是我們偉大祖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公元前60年,西域都護府的建立,标志着新疆地區正式歸入我國的版圖。從此,多民族大一統格局成為我國曆史發展的主脈。曆史事實一再證明:我國多民族大一統格局,是包括新疆各族人民在内的全體中華兒女共同奮鬥的結果;多民族大一統疆域的開拓,是中國經濟社會發展的曆史必然;新疆始終都在中央政權統一管轄之下,這是新疆曆史發展的主流和方向。在我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曆史進程中,中央政權始終對新疆地區行使着管轄權,盡管曆代中央王朝時強時弱,管制也時緊時松。曆史上的西域政權都是中國疆域内的地方政權,無論是漢代西域三十六國,還是宋代喀喇汗王朝,元代察合台汗國,清代的準噶爾汗國,這些都是中國疆域内的地方政權形式,都不是獨立的國家。

三、新疆從來不是所謂的“東突厥斯坦”,而是“三股勢力”為圖謀分裂新疆捏造的政治旗号。

突厥是6世紀中葉興起于阿爾泰山地區的一個遊牧部落,552年建立了突厥汗國,583年分裂為東突厥汗國與西突厥汗國, 唐朝630年和657年分别消滅兩個汗國統一西域。作為我國古代的一個遊牧部族,突厥也随着汗國的滅亡于8世紀中後期解體,并在西遷中亞西亞過程中與當地部落融合,形成多個新的民族,這些新的民族與古代突厥部族有着本質區别。從此,突厥在我國北方退出曆史舞台。

随着西方對阿爾泰語系、突厥語系各種語言的劃分,一些國家的學者和作家頻繁使用“突厥斯坦”一詞。19世紀和20世紀初,“雙泛”思想傳入新疆後,境内外的分裂勢力把本來不科學的地理名詞政治化,鼓噪所有使用突厥語族語言的民族聯合起來建立統一的“東突厥斯坦國”。在這裡必須明确指出:這是國際敵對勢力和“三股勢力”圖謀分裂中國共同炮制的政治旗号。

四、全面準确掌握國務院新聞辦發表的《新疆的若幹曆史問題》白皮書精神,堅定堅決地與“三股勢力”作鬥争。

國務院新聞辦發表的《新疆的若幹曆史問題》白皮書闡明了我們黨關于新疆若幹曆史問題的基本觀點,是黨的治疆方略在意識形态領域的集中體現,是指導新疆意識形态工作的綱領性文獻。作為黨多年培養的少數民族幹部,在今後的工作中,我将做《新疆的若幹曆史問題》白皮書的宣傳者、落實者、捍衛者,在一切活動中以《新疆的若幹曆史問題》白皮書為最高準則,堅定堅決地與“三股勢力”做鬥争,像愛護自己的眼睛一樣愛護中華民族整體利益,積極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增強“五個認同”,堅守中華文化立場,傳承中華文化基因,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貢獻自己的力量。

責任編輯:張東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